手机A级毛片免费观

頁面版權所有 汝州市朱法喜汝瓷開發有限公司  

新聞中心

 

地址:河南省汝州市東環路南段
手機:13937539288  郵編:467599

 

朱法喜大師

 

聯系我們

 

作品欣賞

汝瓷安于仿古還是勇敢創新?

瀏覽量

  宋汝窯雖然燒造歷史短暫,但其產出的“青如天,面如玉,蟬翼紋,晨星稀”的瓷器卻獨冠宋代名瓷,也是中國陶瓷史上的頂峰之作,千百年來令人“高山仰止”。而復燒后的汝瓷發展到今天,雖然胎質、釉色、器型等越發豐富多彩,但人們依然迷戀宋汝瓷的耀眼光彩。那么,當代汝窯究竟是應該沉潛下浮躁的內心,在傳統的引領下穩步前行,還是以進取的姿態、擺脫傳統的束縛,開啟當代汝瓷嶄新的疆域?今天,我們就聽聽諸位陶瓷專家的觀點。

  文、圖/本報記者金葉、江粵軍

  正方:

  故宮博物院研究員、瓷器專家葉佩蘭:

  一些創新品種值得收藏

  當代汝瓷在器型上以仿古為主,所仿的包括碗、盤、小洗口瓶、樽和三足洗等傳統器型,還是挺豐富的;創新的器型則主要是一些大的花瓶,那是古代汝瓷所沒有的。不過,總體來說創新品種還是比較少的。

  從胎色上看,古代汝瓷主要是“香灰胎”,就是灰中略帶著黃色,當代汝瓷的胎色也盡量做出香灰色,但在胎質上和古代差別就比較大了。古代汝瓷的胎質比較粗,因為當時從采料到成胎都是純手工制作,采來的胎料先用磨盤碾碎,再用腳踩,最后用手揉制成胎泥,所以不可能非常細;當代汝瓷的胎泥都是用機器來攪拌,反而能做到非常均勻細膩。

  在釉色上,當代汝瓷也主要是仿制宋代汝官窯的天藍釉。但老的汝瓷釉色還帶點青灰調,而且略顯乳濁狀,釉色不是特別透明,現在的天藍釉則一看就覺得非常漂亮,是真正的天藍色,釉面也顯得光亮。古代的汝瓷呈現出來的是一種古樸的美,而且釉面看起來有一種沉著感,這種美、這種感覺可能要見到實物才會被震撼到的。所以要鑒別真汝瓷還是仿汝瓷,從釉色上就能看得非常清楚。

  就開片紋而言,現在的汝瓷也有紋片,但和古代細碎的蟹爪紋相比,現在的開片雖然也能做到很細碎,紋路卻顯得比較生硬,直來直去的,古代的開片看起來則要柔和得多。

  另外,宋代汝官窯還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征,就是多數汝官窯瓷器的口邊,以及樽的腹部突起的棱線,用眼睛看都能看到微微閃著肉紅色,這主要是因為口邊和突起的棱部分,在燒制過程中,由于釉的垂流露出香灰色的胎底,而胎土中含有微量的銅,所以會顯出肉紅色來。這使得整個器物看起來非常沉著,有一種歷史的美感。當代仿制的汝瓷卻很難表現這一特征。

  所以當代汝瓷,尤其是仿古作品,在表現古董的神韻方面還是略有欠缺。當然,當代汝窯的一些仿制品和一些創新品種也挺精美的,反映了當下的工藝水平,仍值得作為藝術品來收藏。而且我們也要看到,復原古人的燒制工藝,需要千百次的實驗,需要不斷地摸索前進,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達到的。

  上海交通大學東方藝術交流中心顧問戴逸如:

  新汝瓷輝煌已見端倪

  宋汝窯有點像瑪雅文化,電光石火般橫空出世,又曇花一現般迅速滅絕,輝煌期僅僅二十余年,而且滅絕得連技藝都無跡可尋。元、明、清三代續燒而不能得,只留下不足百件的瓷品和許多美麗的傳說。當代汝瓷是上世紀周恩來總理指示恢復研究的,陶瓷藝人做了近三十年的努力,在上世紀80年代首次燒造成功,使汝瓷再造輝煌有了突破性的進展。時至今日,新汝瓷正健康成長,輝煌已見端倪。

  我們通常所說的汝瓷,有兩大特征:一是它釉層中氣泡的獨特排列,形成青中泛藍、藍中融青的奇麗釉色,具體說如豆綠、天藍、月白、天青;二是汝瓷開片形成的獨特紋飾,所謂“蟹爪紋、蟬翼紋、冰裂紋、魚鱗紋”。汝瓷制造的難度,最主要的就在于此,汝瓷與其他瓷的最大區別也在于此。

  我對于當代汝瓷的看法是,除非是為了一些特殊的需要,否則如果一味走仿古的道路,那是沒有出息的表現。但談到創新也需要謹慎,因為創新不等于好。丑陋和惡劣也可能很新,比如近幾年我見過一些模仿西方抽象藝術的陶瓷作品,它們的背后沒有靈魂和思想,是為了新而新,我并不欣賞。

  傳統汝瓷和當代汝瓷的服務對象是不同的。前者是小眾用品,小到只需符合皇帝一人的審美,只需要作坊里的精雕細琢,另一個是大眾用品,大到要照顧成萬上億人不同的口味。所以當代汝瓷需要創新,以更加多樣和具有實用價值的器型,適應當代人的需要。當代汝瓷的突破點也正在于此:大眾化、產業化。

  我很高興看到,在以宮廷用瓷為榮、從業人員很少的汝州,日用瓷成功上馬。實用性和藝術性并不是矛盾體,德、英、日等國日用瓷成功之路就是明鑒。汝瓷代表性傳承人李廷懷,在推出一系列高質量日用瓷的同時,令人耳目一新的藝術擺件也源源而出,讓曾經低迷徘徊多年的汝瓷重振雄風。

  李廷懷先生不再以“天青釉、香灰胎”為標準創作新汝瓷的做法,我也贊同。宋汝瓷過去的“香灰胎”從審美的角度看的確略顯粗糙,白胎的質地要好很多,也更加符合汝瓷純凈典雅的風格。他研發的具有通透感的玉青釉,打破了汝瓷釉色一貫的略帶亞光的質感,創新之舉雖然看上去是顛覆傳統,但其實無論是從器型、還是從釉色和胎質,都是從宋汝瓷的傳統當中自然而然發展演變而來。所以我認為這是有意義的嘗試。就好像中國畫,沒有人規定一定得按照傳統的技法來畫,你也可以采取一些西方的理念來進行創作。只要是為了藝術的需要,并且,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,我覺得都是未嘗不可的。

  總體而言,我認為當代汝瓷復興的勢頭已見,但相比于幾個國內陶瓷“大戶”,汝州的汝瓷還顯得勢單力薄。如果能做到政民協力,加大扶持力度,壯大研發、生產隊伍,我相信,汝瓷的明天會繁花似錦。

  反方:

  河南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趙文軍:

  仿古尚在初級階段

  創新不夠不足為奇

  汝窯是我國宋代“五大名窯”之一,它與鈞窯、官窯、哥窯、定窯齊名于世,其工藝精湛,技藝超群,博得“青瓷之首,汝窯為魁”之美譽。汝瓷之所以流傳至今,因其釉色淡雅而居各窯之首,有“汁水瑩澤,含水欲滴,釉如膏脂之溶而不流,其釉厚則聲如磬,明亮而不刺目”之稱。而當代汝瓷和宋代汝瓷比起來,區別比較明顯:

  首先,宋代汝瓷制作以手拉坯捏制,并經慢輪修整,工藝精細,線條流暢,棱角自然,形體得當;而當代汝瓷多以注漿成型,胎體較厚,比例失調。

  其次,宋代汝瓷器型有碗、盤、缽、盂、盒、盞托、瓶、尊、爐、洗、水仙盆等,造型顯得端莊大方、古樸雅致、線條流暢、比例適中、頗具風韻;而當代汝瓷的器型顯得呆板。

  另外,汝瓷的釉色汁水瑩厚,有如堆脂,視如碧玉,柔和溫潤,施釉均勻,因釉內含有瑪瑙,形成特殊色澤;而當代汝瓷釉色單純,清澈透明,光亮如鏡,刺目耀眼,施釉不均,有露胎現象,雖然也含瑪瑙,因比例不當,效果黯然失色。

  還有,宋代汝瓷開片以“梨皮、蟹爪、芝麻花”或“魚鱗狀”小開片為主,具有藝術效果;而當代汝瓷主要是直線開片,效果呆板生硬。

  當然,造成這些區別也是有原因的:宋代汝窯主要供應宮廷使用,其產品不計成本,燒窯使用木材和煤作為原料,釉的配方比例適中,也著力追求造型美;當代汝瓷則基本上是分散的家庭作坊形式,其資金較為短缺,設備相對簡陋,燒窯使用的都是氣和電,溫度升溫很快,窯溫和氣氛都達不到充分的融合。

  可以說,當代汝瓷在制作工藝、造型、裝飾、釉色等方面都難以和宋代汝瓷媲美。而且,當代汝瓷還處在仿古階段,創新性不夠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  因此,個人認為,當代汝瓷在器型、紋飾、釉色方面還有很大的挖掘潛力。比如,造型可以根據市場,做一些茶具用品等;紋飾可以根據傳統的植物花卉,采用剔、刻、劃等手法大膽予以應用;釉色是當代汝瓷的亮點,雖然目前還達不到宋代汝瓷釉色的標準,但是可以根據市場,結合造型、紋飾,利用各種顏色,生產出適合當今社會需求的產品。而且推動汝瓷發展,政府在政策、市場培育、文化傳承、宣傳等方面可多做些工作。只有在政策、需求、影響上加大力度,當代汝瓷才會給當地帶來巨大的收益。

 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李正安:

  傳統未領會談何“創新”

  當代汝瓷借助技術的力量,在某些方面已經非常接近宋汝瓷的視覺效果。但是如果從考古學家的眼光來看,或者采用理化分析,當代汝瓷和宋汝瓷爐火純青的水準仍有待提高。無論是從釉色的不溫不火,胎質的厚薄程度,還是從一些微小的細節,比如釉質中氣泡的呈現方面,當代汝瓷和傳統汝瓷都有一定區別,宋汝瓷顯然更自然含蓄,經得起琢磨和回味。

  這主要是因為宋朝的工匠是在官府雄厚的財力與技術的支持下,對汝瓷做的是一種不惜投入、盡善盡美的追求,而當代人很難做到這一點。宋汝瓷誕生于中國制瓷業最鼎盛的時期,又是“五大名窯”之首,由官府主持,產品的樣式、用途、釉色、裝飾,一般是由官府專門的部門負責設計,然后下達樣本。所以它的造型非常考究、高雅、脫俗。我們都知道,宋汝瓷之所以可以呈現如此特別的天青色,很重要的原因是它“瑪瑙入釉”,如果不能達到官府要求的標準就有砍頭的風險。而今天,有多少廠還在堅持“瑪瑙入釉”呢?據我了解不多。因為成本太高,所以人們很自然會用一些更經濟的配方。

  宋汝瓷留存于世的不多,大都是天青色。然而,盡管當代汝瓷可以呈現出更加多樣的青色,但卻很難呈現出那種“雨過天晴云破處”的那種悠遠自然的美和意境。我不否認,也會有一些當代汝瓷的精品能夠達到類似的境界,但具有一定偶然性,可控性還是一個難題。

  我并不認為當代汝瓷要一味走復古這條路,但一定要在深刻領會汝瓷傳統精神的前提下談創新才有意義。比如說,宋汝瓷屬于北方青瓷,它的那種天青色是一種半乳濁狀的結晶釉,不透明,略帶亞光,似玉非玉又勝玉,釉中氣泡寥若晨星,開片交織錯疊如蟬翼,這些都與南方青瓷很不同。而有些當代汝瓷作品,它追求玻璃釉的通透、顏色釉的鮮艷,我認為這有“走偏”的傾向。如果要比透明,你比得過骨灰瓷嗎?比得過玻璃嗎?汝瓷美就美在它的不輕浮、不張揚,丟掉了這一點,就丟掉了最本質的東西。

  設計學中有個仿生學的概念,就是說要間接地去仿生,而不是直接地去模仿。你要明白這個生物它優于人的地方在哪里,然后去仿它。汝瓷的傳承也是這個道理。汝瓷好在什么地方?就是它的溫潤如玉,不溫不火,汝瓷的典雅和清高就靠這些特質來表現,而不是玻璃般的清透瑩亮。當代汝窯的器物品類已較從前大為豐富,當代汝窯人對相關歷史與技藝的理論總結也是值得肯定的。如果我們能夠把汝瓷的這些特質更加以提煉,再和現代的社會環境,現代人的生活方式結合起來,當代汝瓷的發展空間是相當大的,從大的方向說,可以作為國禮、呈現大國風度的設計,從小處講,日常的茶具、文具、墻上裝飾的、手里把玩的、女孩子的裝飾品……功用與造型幾乎不可窮盡,題材和寓意也隨之拓寬。在這方面,我覺得當代汝瓷的視野將更為開闊。